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實體書店“十四五”的轉型升級之路

發布時間:2020-8-11
作者: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閱讀量:92

□中央編譯出版社原總編輯劉明清

不久前,開卷發布了2020年上半年的圖書零售市場數據,上半年整體圖書零售市場同比下降9.29%。其中網店渠道同比上升6.74%,實體書店渠道同比下降47.36%。出現這樣的情況,并不令圖書業界人士感到意外。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實體書店與所有實體商業業態一樣,受到沉重打擊。隨著疫情的緩解,全國大部分實體書店已經復工復產。但是,我們也觀察到,實體書店行業面臨的發展壓力與經營困難,并沒有隨著疫情的緩解而有根本性的改觀,仍然面臨著極大的不確定性;“十四五”期間實體書店的轉型升級之路,還有相當漫長的路要走。

我自2016年起便深度參與北京市實體書店扶持項目評審工作,對北京市實體書店做過較多的調研;同時,基于一名資深出版工作者的身份和經歷,也對全國實體書店的情況有所了解。下面就結合我對實體書店的觀察和思考,簡要討論一下我國實體書店面臨的發展困局,以及“十四五”實現突圍的路徑和策略。

實體書店轉型升級之路,應當是互聯網化與多業態融合發展。

由于實體書店在出版產業鏈中地位和作用的弱化,導致了實體書店轉型升級的命題。應當說,這些年來實體書店確實發生了很大變化。

首先是實體書店顏值的變化。在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杭州、南京、成都、西安和蘇州等城市出現了一批被讀者譽為“最美書店”的新型書店。這些書店在設計裝修方面,都是很下功夫的,有的甚至不惜血本。也有不少書店成為城市的文化風景或者文化地標。

其次是實體書店品質的變化。現在的實體書店,普遍重視圖書選品,并且追求特色化經營。同時,線上與線下結合、混業經營、多業態融合發展已成潮流。“圖書+咖啡飲品+簡餐”“圖書+文化活動”“圖書+培訓”“圖書+展覽”等,成為時下實體書店的標配內容。

不過,我不認為現在的實體書店轉型升級之路已經很清晰了,因為形式上的顏值美與品質提升,固然對實體書店喚回讀者的熱情有幫助,對實體書店增加收入有幫助,但這也僅僅是個良好的開始。現在我們仍然需要對實體書店的轉型升級之路的探索給予更多的包容,允許有更多的想象。

實體書店轉型升級之路,應當是互聯網化與多業態融合發展。但是,對絕大多數中小書店而言,其實是很困難的。因此我更寄希望于包括國有新華書店、連鎖書店和出版社辦的書店在實體書店轉型升級方面有所作為,并在產業鏈整合、“互聯網+”、多業態融合等方面發揮引領和示范作用。

事實上,近年來我們已經欣喜地看到如浙江新華、四川文軒等國有新華書店所發生的變化。這些企業已經初步實現了線下與線上業務的整合,特別是在線上業務方面獲得了飛速發展。從出版社得到的反饋信息看,這兩家國有大型發行企業,圖書銷售不僅沒有出現萎縮,而且市場份額不斷提升,根本的原因是他們的線上圖書銷售業務的成功拓展。

實體書店有存在價值重新發現與重估的必要性。

從商業的角度看,實體書店并不是一樁賺大錢快錢的好生意,但它卻是良好商業生態的標配。實踐中,我們已經可以觀察到,對大型商業中心、繁華商業街區、高檔住宅區來講,如果有一家高品質的實體書店的話,對于營造所在地區的文化氛圍、吸引人流,甚至提升其他相關商業價值(如餐飲、物業)都是大有裨益的。這也是為什么近年來北京等一線城市新建的大型商業中心,實體書店已經成為一個標配項目的原因所在。

我們經常講實體書店是一個城市的文化風景和名片,其背后的原理就是實體書店具有良好的“正外部性”。即便未來互聯網、人工智能和大數據等新技術普遍應用到所有的商業中,即便我們的生活被徹底網絡化,實體書店也還是有其存在價值的。我個人認為,已經到了需要對實體書店做價值重新發現與重估的時候了。

就像國外流行的一句話:亞馬遜沒有廁所。意思是,網絡書店再好,也缺乏體驗性與生活場景。特別是實體書店,作為一種精神文化空間,在新時代,其特殊的價值已經凸顯。

首先,實體書店在出版產業鏈條中,除了繼續發揮圖書銷售功能,還承擔了大量閱讀推廣的重任,如新書發布、閱讀推薦、交流研討、文化展覽等,而這些顯然都是網絡書店的弱項、實體書店的強項。

其次,實體書店的價值還體現在它強大、良好的正外部性方面。實體書店所營造的文化氛圍、所吸引的人流,都是對其他商業的賦能價值。實體書店也許盈利性不強,卻可以帶動、提升其周圍商業的繁榮。

再次,實體書店承擔著部分公共文化服務的職能。作為全民閱讀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實體書店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作用。

雖然業界和學界一直存在著一種對實體書店未來前景看淡與悲觀的論調,但是從經濟發展的規律看,從構建出版產業鏈條的完整性看,從國家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背景看,從廣大讀者和消費者的閱讀需求看,實體書店的存在價值都是值得堅持的,因此實體書店在“十四五”的發展前景也一定是光明的。

五分彩投注网站